嘟嘟成人網

關於部落格
嘟嘟成人網
  • 15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構築刑事證據體系的基本策略

  範仲瑾   編者按 全國檢察業務專家是推動檢察業務工作深入發展的重要力量,為發揮其業務引領、指導的優勢,本報推出“檢察業務專家驛站”專欄,刊發他們對檢察業務工作的總結、思考。   刑訴法第49條規定,“公訴案件中被告人有罪的舉證責任由人民檢察院承擔”。這一規定對於如何解決刑事訴訟過程中真偽不明的疑難案件具有重要的指導意義。   證據體系亦稱證明體系,是指以證明指控的犯罪事實為導向,將查證屬實的證據,根據證明作用的大小和證明對象的特征進行合理有效配置,構建一個主次分明、井然有序的有機整體。在司法實踐中,證據體系的構建,必須掌握一定的策略和技巧。   根據證據的證明作用將證據劃分為基準證據、優質證據、冗餘證據等類型   對每一起移送審查起訴的案件,偵查機關(部門)都收集固定了數量不等的證據材料。在這些證據材料中,哪些能夠直接將犯罪事實與犯罪嫌疑人聯繫在一起,哪些就是該案的“基準證據”。如,在犯罪現場提取的一把刀,上面既有血跡又有指紋,經檢驗血跡系被害人的,指紋系犯罪嫌疑人的,這把刀及上面所黏附的血跡及指紋能夠將犯罪事實與犯罪嫌疑人直接聯繫起來,就是該案的基準證據。證人的現場目擊證言、犯罪嫌疑人的認罪供述均是基準證據。基準證據在證據體系中重在解決兩方面的問題:第一,有沒有(如果有,是哪些)證據能夠將犯罪嫌疑人與指控的犯罪行為聯繫起來?第二,這些證據是否足以證明犯罪嫌疑人確實實施了該案的犯罪行為?   對於特定的事實,證明方法及證據本身亦有優劣之分、高下之別。一般而言,我們應當高度重視那些“自身證明力強、不容易發生變化、辯方難以提出質疑”的證據,可稱之為“優質證據”。在司法實踐中,常見的優質證據有以下類型:第一,關於社會公共事實的證據,如公共管理記錄、檔案;國家機關、社會團體依職權製作的官方文件,商業活動、社會管理活動的流水登記(如高速路口的記錄、銀行記錄)。第二,非專門為該案訴訟目的而預先製作的材料。第三,實物證據。第四,科技證據。   在訴訟活動中,不是證據越多越好;證據應當是越精越好。對那些既增加舉證負擔又會產生混淆爭點的證據,我們將其稱為“冗餘證據”。就同一事實存在多個同類證據時,應當“去粗存精”。例如,證人應當優先選擇具有親身感知的證人,如目擊證人;如果都是目擊證人,則應當優先選擇視力好、記憶力好、表達能力強、不宜受外界影響的證人。就同一事實存在多個證據種類時,應當根據證據的客觀性強弱進行甄別。這裡的判斷標準應該是:該證據自身是否容易受到質疑,以及受到攻擊、質疑時,舉證反駁的難易程度。   對證據分類之後,在具體案件中,應當依次確立案件的基準證據是什麼;甄選證明犯罪事實的優質證據;剔除證據中的冗餘證據。   以基準證據是直接證據還是間接證據為劃分標準,證據體系的構築可以分為兩種類型。第一,以直接證據為基準證據時,該證據體系的構建以該直接證據為核心,其他證據均圍繞該核心證據來印證該證據的真實可靠性。這是一種立體的證據體系,像一棵樹。如果以證人的現場目擊證言、犯罪嫌疑人的認罪供述為基準證據,案件的其他證據均圍繞該證言或供述的情節進行驗證。第二,以間接證據為基準證據時,將該基準證據作為該證明體系的起點和終點,其他證據以該證據為始點,環環相扣,形成一個閉合的鏈條。這是一種平面的證明體系,證據之間彼此銜接、相互印證。   在證據體系構築過程中,必須高度重視反向性證據的巨大衝擊力   反向性證據,是指否定犯罪事實系犯罪嫌疑人所為或證明方向不指向犯罪嫌疑人的證據,如犯罪嫌疑人不在犯罪現場的證據,從現場或被害人身上所提取的遺留物或信息非犯罪嫌疑人所留或所為的證據。反向性證據通常亦表現為一種證據與其他證據之間的關係,證據與事實推理、日常邏輯之間的關係。   反向性證據猶如房屋結構中的某個薄弱環節,一旦受到攻擊,往往會帶來房倒屋塌的嚴重後果。因此,在證據體系構建中,必須予以高度重視,其排除理由一定要充分且符合事物內在的規律及相互之間的邏輯關係。   作為構築證據體系的策略,應註重發揮律師的積極作用   首先,要借用辯護律師的出罪思維對證據體系進行檢驗。如果辯護律師提不出站得住腳的辯護理由,無疑可以強化檢察人員的舉證信心。其次,要善於借用辯護律師的反向思維。辯護律師習慣於反向思維。因此,更容易看到事實認定中的紕漏、斷裂或錯誤。刑事訴訟的事實認定是一種由證據推論事實真相的回溯性證明。因此,往往存在多因一果的可能性。辯護律師的參與,可以有效發現推理中的斷裂、錯誤。在此意義上,“經得起歷史檢驗”首先意味著經得起辯護律師的質疑與檢驗。   通過證據體系的構築,每個證據在發揮自身證明作用的同時,又與其他證據相互連接,彰顯出其潛在信息的證明價值,揭示出事物的內在聯繫性,將由證據到事實的這一推理過程中所蘊含的客觀規律、社會生活規律、人類認識規律及相互之間的邏輯關係清楚地揭示出來,從而達到證明的目的,以證據的“確實充分”演繹出令人信服的“事實清楚”。   (作者為河南省許昌市人民檢察院副檢察長)   (原標題:構築刑事證據體系的基本策略)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